ad01
营口热线 > 财经

碧桂园“坍塌”惊魂

http://www.041799.com|时间:2018-08-08 19:17|责任编辑:兰心雪|来源: 搜狐

著名经济学家、清晖智库创始人宋清辉并不这么认为。他对时间财经表示,碧桂园内控做的不到位。虽然碧桂园集团号称和特级企业合作和一级企业合作,但出现这样的问题,只能说明集团本身内控制度不到位,同时其高负债下的高周转模式太过激进。宋清辉认为碧桂园集团应该深刻反省。

碧桂园“坍塌”惊魂

事故现场 来源:安徽网

深度 | 碧桂园“坍塌”惊魂

北京时间财经 陈世爱

接二连三且血淋淋的事故捅破了这家地产名企9000亿负债的秘密?

中国知名地产公司碧桂园正麻烦缠身。

近日,安徽六安发布消息称,前一日晚23时40分许,金安区碧桂园·城市之光建筑工地发生一处围墙和活动板房坍塌。导致6人死亡,其余受伤的10人中,1人伤情危急、2人伤势较重。

祸不单行。7月19日,河南省浙川碧桂园工地发生火灾;7月12日,碧桂园杭州萧山项目地基裂痕,路面塌方;7月2日,河南安阳市中华路碧桂园在建工地发生火灾; 6月24日,上海奉贤区海湾镇的碧桂园项目售楼处6层屋面混凝土浇筑过程中出现模架坍塌,坍塌面积约300平方米,事故造成1人死亡9人受伤。更早之前的4月7日,广西崇左碧桂园项目二期一工地发生坍塌,致1死1伤。

7月27日中午,碧桂园回应六安“房塌”事件称,对灾害事故造成的伤亡,深感悲痛。集团副总裁、区域负责人已连夜赶往现场,并对项目进行停工,全面排查安全隐患。

证券市场对此迅速作出了反应。7月30日,截至港股收盘,香港恒生指数跌0.25%报28,733.13点,碧桂园跌7.47%,每股报12.14港元。同时,碧桂园2025年到期的美元债创三周来最大跌幅。

值得一提的是,7月19日,在《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碧桂园以2269亿元的营收排第353位,一年跃升114位。但碧桂园总负债的数字也另人啧舌。其2017年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年末,碧桂园总资产为10496.69亿元,总负债为9330.5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9%。

碧桂园安徽区品牌负责人殷何平对时间财经表示,六安施工项目安全事故由市政府统一对外口径,不方便接受采访,但同时他非常乐于北京时间发现了事发地的活动板房在“红线外”,由此认定碧桂园没有责任,“不是我认为,事实就是(和碧桂园)没关系。而且这是一个意外,而非工程安全事故。”

但六安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刘孝清告诉时间财经:“所谓的红线内还是红线外,是摆脱责任的依据。不在你工地范围就不负责任,话不能这么说”。

据他介绍,案件的调查已由省市相关人员组成的事故调查组专门负责,具体的追责认定还需调查组出具结果,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除了调查和认定事实之外,被追责对象也有提出异议的机会,协商之后会进行结果公示。

出事故是必然

一个月内发生3起事故,是合理概率还是商业逻辑的必然?

“碧桂园出事其实是必然的”。一位从事监理工作的行业内人士龙飞(化名)对时间财经说:“碧桂园前两年疯狂的拿地,地拿了,房子预售了,老百姓签完合同等房子,那就只能疯狂赶周期了。”

碧桂园在2016年、2017年俨然是个“拿地王”。据克而瑞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碧桂园新增土地建筑面积7446.18万平方米,同比增长95%,与排第二的恒大(新增土地建筑面积4991.99万平方米)、排第三的万科(新增土地建筑面积2980.67万平方米)拉开了很大的差距。

2017年,碧桂园仍然保持“冲锋”的势头。其新增土地建筑面积12553.7万平方米,在前一年的高额基础上,再增长67%,稳居榜首。

销售也没有落下。2018年1-5月,碧桂园实现销售3346.8亿元,在港股房企中率先突破3000亿关口,紧随其后的中国恒大和万科地产,累计销售还在2000亿级别徘徊。

“基数大,事故自然就多,万达疯狂建万达广场的时候,也是事故不断,只是现在焦点转移到碧桂园身上了而已。”龙飞说。

但著名经济学家、清晖智库创始人宋清辉并不这么认为。他对时间财经表示,碧桂园内控做的不到位。虽然碧桂园集团号称和特级企业合作和一级企业合作,但出现这样的问题,只能说明集团本身内控制度不到位,同时其高负债下的高周转模式太过激进。宋清辉认为碧桂园集团应该深刻反省。

事实上,高周转一直是碧桂园的独门秘笈之一。根据网络流传的《集团“高周转”专题会会议纪要》和一份“高周转匹配奖罚措施”对比可知,碧桂园已将“高周转”标准由“456”(拿地之后4个月开盘、5个月资金回正、6个月资金再周转)提高到了“不可能完成”的“345”。据称,其总裁莫斌为贯彻这一目标,还曾一周内连签三份内部加急文件。

高周转下,员工通宵出设计图,集体喝鸡血,不少员工表示压力大到怀疑人生。可想而知,在高周转的大轮下,施工队必然也得争分夺秒,再进一步,很容易就能推断出,碧桂园的高周转压缩工期,给建设安全留下巨大隐患。

但碧桂园方面认为,快周转不等于质量差,碧桂园有实力建又好又快又便宜的房子。因为碧桂园是集团标准化管理,是优化、微调图纸,不是重新设计图纸。

担责任可能吗?

北京京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越对时间财经表示,此次事故导致6人死亡,从刑法上说已经达到重大安全事故罪的立案标准。如果确实存在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的,就要追究刑事责任了。

对于是否存在安全生产设施不符合国家规定,碧桂园的公开声明只字未提,而着重讲,“特大暴雨和瞬时大风导致公司安徽六安项目一处围墙和项目红线外总包施工人员居住地区活动板房发生坍塌。”

合肥某建筑公司的生产经理白风(化名)对时间财经说,“不论是围墙、还是活动板房,都是有建设质量标准的,是可以抵抗一定不可抗力的。”他并不认可将责任归咎于特殊天气。“发生事故肯定是有问题的,可能是建设施工导致的问题,也可能是后期的检查和维护的问题。另外,工地平时也要进行安全教育和安全演练,面对自然灾害的应急预案都应该要有的。”

另外声明中有两点细节值得注意,其一是活动板房为总包施工人员居住地区,其二是活动板房处于项目红线外。

关于第一点,可以理解为,员工们是在宿舍休息的时候发生意外的,并不是处于施工状态,毕竟事发时间为23:40,如果此时员工还处于劳作状态,基本就能坐实碧桂园疯狂赶进度了。

关于第二点,活动板房处于红线外,即意味着事发地点不是在工地内,上述监理龙飞表示,声明强调“红线外”是因为这样责任主要是在承建商身上了,“都不在工地内了,很明显就是说和我没关系了。”龙飞说,“这种红线外的临时建筑需要承建商向住建委申请审批。”

著名经济学家、清晖智库创始人宋清辉从另一个角度认为碧桂园应担责。他表示,虽然事发地属于“红线外”,但因为事关碧桂园品牌形象,碧桂园这样的龙头企业仍应该承担起相应的责任,给市场一个满意的交代。

基于前期接触到的事实来看,六安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刘孝清认为,事故纯属“意外”。“如果是有质量问题的话,去年大雪的时候应该就扛不住了。”他说。

他还原了事故细节。当天(7月26日)晚上八点就开始下雨了,工人也没什么娱乐,就回宿舍休息了,事发已经是半夜了,工人基本睡着了。事发当时,应该是围墙和板房同时坍塌。因为六安前一阵是晴天,土壤干燥,大雨一来,再加上地势形成积水导致土壤松动,这是一个事发基础,而关键是板房是两层的,上下都住了人。

据悉,六安住建委及相关专家前期讨论的时候也中调提及了这一问题:如果是一层的建筑,可能只会受压变形,而不会直接坍塌,两层的自重就比较重了,土壤又松动了,再加上墙面倒塌的压力,最终导致建筑坍塌。不存在两层的板房就是违规。

时间财经联系到承办商“安徽湖滨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和监理单位“六安市建工建设监理有限公司”,双方办公室的接话员均表示,自己不知道情况,并拒绝进行转接和汇报。

谁的责任

房地产建设行业简单讲分为三方:甲方、己方和第三方。甲方是开发商如碧桂园,乙方是承建商或者说施工方,第三方是监理,在中国,监理负责于甲方,监督乙方。或许六安的这起安全事故属于意外,但全国的建筑安全事故频发,借此分析事故责任如何问责意义重大。

开发商是抓不住的泥鳅。行业内的监理龙飞和生产经理白风均凭经验认为,多处事故发生,碧桂园肯定是有问题的,但是龙飞向时间财经强调“你不可能真凭实据地抓到碧桂园的问题”,他分析到,房地产属于成熟行业,各项法律制度完备,从拿地到房子交付各个步骤都得和相关政府部门打交道,不论碧桂园怎么高周转,明面上肯定是没有任何漏洞的。因为建筑行业本身属于高危行业,“除非政府部门验收好了、已经交付的楼榻了,或者执法部门直接上门调查了,这些政府验收前发生的事故都是小事。”龙飞说。

承建商怎么都逃不掉。就六安安全事故来说,虽然碧桂园非常在意“红线”内还是外,但律师张越表示,这是个侵权责任法的问题,根本不在于受害者在哪儿受伤,而在于是谁的责任,“活动板房如果有质量问题,应当由活动板房建设单位负责。”

虽然在承建商中普遍存在分包现象,即承建商将整体项目分为室内室外等更小的项目再外包出去,但承建商依然承担主要责任,根据《高法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的司法解释》第十一条的解释,六安安全事故中,受害人属于承包商的雇员,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即使由雇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

另外,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监理就是个“看着干活的”。三方中受争议较大的是监理方,因为监理被认为是保障工程质量和安全的独立第三方,其理应对事故承担责任,但监理龙飞对时间财经表示,“监理拿的开发商的钱,就是个替开发商盯着施工队的。”虽然监理承担着人们对“独立第三方”的期待,“但其实中国的监理都是软柿子”,龙飞强调,建筑的几大环节:建设,设计,施工,监理,最薄弱的就是监理。而且私企较多,监理人员水平,素质,都存在很大问题。

相比之下,美国、德国等大部分国家的监理是政府付费,服务于国家,所以是真正独立的第三方检测,而中国的监理是建设单位招标付费。为了形成更好的安全监管,中国在三方设计上,或许还有改进的空间。

未来的碧桂园

对于碧桂园的“勋章”和质疑点所在“高周转”,也并不是碧桂园的发明。早在10多年前,万科也极力推崇,王石曾用“5986”(拿地后5个月动工、9个月销售、第一个月售出八成、产品必须六成是住宅)来描述万科的高周转模式。

但2010年之后不久,万科逐步意识到,高周转容易导致施工安全、工程质量、以及财务安全等问题,遂逐渐放下了这面大旗,转而追求社区、品牌。

碧桂园在高负债下利用高周转杀出一条血路,短期内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问题解决之道,但坐稳“宇宙第一房企”后,碧桂园的后路呢?

除了高周转外,宋清辉认为,碧桂园“重仓”三四线城市的战略方向是错误的,未来最容易给碧桂园造成大的风险或者损失,应避免未来的进一步扩张计划。究其原因,主要是这两点:一是三四线城市升值乏力,且同质化竞争严重,对企业未来发展不利;二是在房地产调控不动摇的背景下,三四线城市房价正呈现出环比涨幅收窄的趋势,未来不可能会继续上涨,因此将来对企业业绩支撑力度有限。

热搜: 收藏
adl02
图文热点
热门文章
adr04